“敬酒,當然要當面敬!”

  話音傳來,擴散四周。

  蘇家眾人,齊齊回首。

  當看見那道熟悉的身影,屹立在廳門口的時候,所有人頓住了動作。

  傅遠航雙手舉杯,震驚得瞳孔微微放大。

  蘇明雪坐在位置上,神色不敢相信!

  高玉蘭捂住嘴巴,猛地站起身來。

  高子豪渾身一震,筷子都沒有拿穩,頓時掉在了地上。

  蘇國財和蘇明運,更是當場倒抽口涼氣。

  時隔一年有余,蘇家起起落落,日夜盼望,終于在這一天...等到了。

  嘩的一聲,蘇家眾人集體動容。

  “我不是在做夢吧?”

  “這這這....這是真的嗎?”

  “是菩薩顯靈了嗎?”

  ...

  在一片嘩然之中,高子豪不由分說,快步離開飯桌,直接迎面奔上,震驚得手腳隱隱發顫,停在面前無法置信的看著,問道:“姐夫...真的是你嗎?”

  “是我,我回來了!”陳風抬起手來,拍了拍高子豪的肩膀。

  “姐夫,我快想死你了,你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里。”高子豪控制不住,眼淚一涌而出,明明是個大男人,卻宛如小孩一般哭訴起來。

  “都過去了,今天我能夠回來蘇家,那么一切都已經結束,不提也罷。”陳風嘆息一聲,心中萬般慚愧,他離開得太久太久,在這些時間里面,蘇家肯定受了很多的委屈。

  蘇家眾人,再也顧不上吃飯,全部前后走來。

  “陳風,你可算是回來了,媽想你想得都瘦好幾斤了。”高玉蘭緊緊抓住陳風的手。

  “你終于回家了,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,剛好會是在今天回來。”蘇國財感慨萬千的開口。

  “陳先生,今天我上門提親,剛剛還說接下來的婚禮沒有您在,會給自己留下遺憾呢,結果您轉眼就回來了,這才是今天最大的驚喜!”傅遠航手里還拿著酒杯,沖著陳風畢恭畢敬的,直接當面敬酒,以示尊敬。

  一時間,蘇家陷入了濃濃的喜悅。

  唯獨蘇筱靜,仍然呆滯的坐在飯桌位置,整個人失了神。

  陳風從人群中走了出來,徑直地走到蘇筱靜面前,說道:“老婆,我回家了。”

  聽到這話,蘇筱靜才終于回過神,頓時淚崩!(首發、域名(請記住_三<三^小》說(網)W、ω、ω@.彡、彡、x`¥[email protected]、o-м文)字<更¥新/速¥度最&駃=0

  之前所有的情緒,此刻在見到陳風后,蘇筱靜終于爆發出來,一把撲倒在陳風懷里,忍不住放聲大哭,甚至哭得連話都說不清楚,眼淚不停的往下流。

  但是陳風心里清楚,蘇筱靜哭得說不清楚的話,必然是消失期間諸多的疑問和抱怨,以及對他強烈的思念。

  “老婆,這次都怪我,以后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。”陳風拍著蘇筱靜的后背,也是紅了眼眶,畢竟相隔那么長時間,他為融合血統蟄伏在暗無天日的冰窟里,又何曾不是日日夜夜,都盼望著能夠見到蘇筱靜呢?

  “筱靜,陳風終于平安回家,你就不要哭了,應該笑!”蘇明雪對此心知肚明,在這期間蘇筱靜獨自承受了態度,所謂解鈴還須系鈴人,眼下重新見到陳風,蘇筱靜所有的委屈,都將會被撫平。

  蘇筱靜擦了把眼淚,深吸幾口氣,稍微緩過來一些,雙手緊緊抱著陳風,哽咽道:“我還以為你再也不能回來,他們都說你死了。”

  “傻瓜,我怎么會死呢?”陳風安慰道。

  “你跟上官家族之間,究竟發生過什么事情?”蘇筱靜問道。

  “不提了,提了怕你又會傷心,反正我現在已經回家,以后可以好好的過日子。”陳風把手伸進口袋,忽然將玉牌吊墜取了出來。

  當看見這塊玉牌吊墜,蘇家眾人再次震驚。

  “這玉牌吊墜,怎么回到陳風手里去了?”

  “這到底是什么情況?”

  “我記得這塊玉牌吊墜,是落到了那個叫上官尊龍的人手上才對。”

  ...

  陳風拿起玉牌吊墜,直接戴在了蘇筱靜的脖子上,說道:“老婆,這塊玉牌吊墜,是我親手送給你的東西,以后千萬不要再弄丟了。”

  “你是怎么把這個東西拿回來的?”蘇筱靜感動得一塌糊涂,卻又有著濃濃的疑惑。

  陳風這次回來,實在是太突然太突然,所有人都沒有意料到!

  尤其是這塊玉牌吊墜,之前上官家族是點名要走的,還說這塊玉牌吊墜,是埋藏寶藏的寶庫鑰匙!

  “這個以后再跟你解釋吧,反正你只需要知道,這上官家族以后不會再來找蘇家的麻煩就行了。”陳風搖了搖頭,并不想提及太多,原因是永恒族和輪回族的斗爭,超出了太多人的認知,當面陳風也沒辦法說出來。

  “我明白了,陳風啊...這次是上官家族,放你回來的吧?”蘇國財忽然語出驚人!33小說首發 www.jokhqz.icu m.33xs.com

  不等陳風回應,全場的蘇家眾人,竟然還相互的贊同點頭。

  “陳風的寶藏,我看肯定是來自陳氏一脈,現在或許已經被這些上官賊人挖走了,然后玉牌吊墜沒了作用,才還給陳風的。”蘇梅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  “上官家族,不僅僅放過我們蘇家了,也放過陳風了,畢竟陳風現在...已經什么都沒有了。”蘇明運嘆息道。

  “蘇明運你瞎說什么呢,咱們又不是圖陳風的什么東西,只要上官家族可以放他平平安安的回家,那大不了以后咱們蘇家養他。”高玉蘭急聲維護道。

  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陳風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,當然是最好的。”蘇明運說道。33小說首發 http://www.jokhqz.icu https://m.33xs.com

  一時間,在場的所有人,都以為陳風是被上官家族,親自放回來的。

  面對著如此狀況,陳風也沒有解釋,他此時此刻的心情,完全不在解釋問題的份上,而是懷里的蘇筱靜,這個讓他日思夜想的女人。

  “筱靜,對不起,讓你久等了。”陳風愧疚道。

  “不用說對不起,你從來沒有對不起任何人,你在上官家族那邊,肯定也受了很多委屈吧?以后我們就好好在家過日子,做好蘇家自己的生意,再也不要去管其他事情,無論貧窮還是富有,我都愿意陪著你,我今天...很幸福,比結婚那天還要幸福,因為我真的好想你!”蘇筱靜整個人喜極而泣。
四肖八码长期大公开